特斯拉供应链探秘(三) 车市寒冬中的传统零部件供应商困局

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2020-04-17 03:15:579791

原标题:特斯拉供应链探秘(三) 车市寒冬中的传统零部件供应商困局

出品 | 搜狐汽车·黑客

编辑 | 周航

[搜狐汽车·黑客] 疫情的“阴霾”笼罩,让身处寒冬中的汽车行业“雪上加霜”,回看2020年的第一季度,车企、供应商交出的成绩可以用惨淡来概括。而这种大背景下也有例外,一直利好消息不断的特斯拉,不仅自身摆脱了困境,而且带动了国产供应商(上市公司)股价的逆势大涨。

深入研究我们发现,特斯拉国产供应商的经营现状,正是国内汽车供应链的众生相。

本文特斯拉国产供应商报告第三期,聊聊深受车市寒冬影响的传统零部件供应商。

展开全文

与传统汽车零部件共通的供应商

在经历了国内车市2009年开始的高速增长之后,国内相关供应商现如今都具备了一定的规模,在国内乃至国际上占据了不小的份额,如特斯拉的不少国产供应商企业,之前就是给进口车型供货,所以国产方面很早就确定了合作伙伴,这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同行业的巨头。

以下为车身、内饰及底盘重点供应商详解

车身、底盘等零部件:拓普集团

这是一家专门做汽车零部件的企业,产品主攻车辆减震(减震器、底盘系统)和NVH功能件两部分,分别占总营收的52%和39%,避震器OME、汽车轻量化方面国内行业第一,是吉利、上汽、通用集团等多家车企的供应商,同时在2016年就进入到了特斯拉全球供应体系之中。

非轮胎橡胶部件:中鼎股份(中鼎橡胶)

在NVH的细分领域,上面的拓普集团只拿到了隔音材料的订单,密封条等非轮胎橡胶的供货商,特斯拉选择了国内行业第一的中鼎橡胶后者收购德国WEGU的高端减震橡胶产品线,确保了产品制造水平,并且有着体量上的先天优势。

同样是国内汽车非轮胎橡胶零部件巨头的时代新材,在收购了采埃孚旗下BOGE橡塑业务之后,综合实力同样不俗,在2017年也曾给特斯拉少量供货,但国产之后并没有达成合作。

研究结论:从拓普集团和中鼎橡胶胶的自身业务,以及给特斯拉的供货产品,可以看出国内传统零部件企业的一个现状:那就是业务重叠性价高、不可替代性较低,来自同行业的竞争异常激烈。

底盘及车身铝合金压铸件:广东鸿图

广东鸿图是国内压铸行业的龙头,在华南地区规模最大。主营汽车的压铸件和装饰件,两类产品占总营收的95%(65%和30%),但因为车市遇冷导致销售下滑,所以2019年的营收与净利润下滑明显。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:营收微增长1.61%、净利润下降20.14%。

此前就已给特斯拉进口Model X供货,去年确定拿下了国产Model 3的铝合金支架类产品,主要由江苏南通工厂生产(还有肇庆和武汉工厂)。电动车有自重大于燃油车的先天不足,也就是簧载质量更大,对车身和底盘结构的轻量化有更高的要求,广东鸿图是国内最先转型的供应商之一。

研究结论:从广东鸿图本身的业务继续深入探究,我们发现了两点所有汽车传统零部件供应商的不利因素,而这其中广东鸿图可谓典型。

第一,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。与广东鸿图总部同在肇庆的派生科技(原鸿特精密),也是汽车压铸零配件的排头兵之一。两家企业同处一地、产品高度重叠(鸿特精密有变速箱相关压铸件),而派生科技此前也通过了特斯拉的认证,只是现阶段没有接到特斯拉的订单,但未来不排除分走广东鸿图份额的可能。

第二,放眼整个行业“风口”。广东鸿图的新能源车客户还有比亚迪、日产、本田、广汽、蔚来等,所以供货给特斯拉的营收增量不大。国内压铸行业,接下来要求更精细的5G手机中板及更多电子终端产品,将迎来一波爆发式的增长,而广东鸿图乃至派生科技均没有这方面业务。

小提示(来自搜狐科技):5G与4G手机硬件差别最直观的是天线数量,以华为Mate30 5G版手机为例,总共21根天线中的14根是5G天线,占据了总天线数量的三分之二。而另外一点变化,就是散热方面的配置,这正是压铸行业的一个机会。

车身外覆盖件、内装覆盖件及座椅:华域汽车

华域汽车主营汽车内饰配件和功能件两块业务,分别占总营收的68%和22%,所有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中营收全球前二十、国内第二,仅次于主攻商用车领域的潍柴动力。

华域汽车产品包括车身外覆盖件、内装覆盖件、座椅以及车灯,给特斯拉供应车身分拼总成件,侧围、后盖模具,座椅整椅和保险杠等,配套国产Model 3单车价值8000元以上,是所有供应商中最高的。 `

研究结论:从华域汽车自身业务继续展开可以发现,传统零部件供应商领域给入局新企业的发展空间较小,“证据”在于以下两点。

1.华域汽车虽然抢了麦格纳(加拿大)的份额,但双方成立了华域麦格纳合资公司,且已获得大众MEB平台、通用BEV3平台的电驱动系统定点,单车价值量超过万元,预计将于2020年下半年量产。

2.虽然接到国产特斯拉订单的单车价值最高,但是对于华域汽车来说,客户涵盖上汽大众、上汽通用、上汽乘用车、长安集团、东风日产、东风乘用车等等国内供应商中数量最多的车企,特斯拉的业务增量对整体营收的影响甚微。

尤其是华域汽车主营业务营收最多、单车价值较高的车灯,没有给特斯拉供货。华域汽车在2018年收购日本东为与丰田通商合资的上海小糸(mì)100%股份,成为集团旗下华域视觉子公司,目前是车灯业务的国内第一。

研究结论:而接着追溯特斯拉大灯供应商“被动”换成海拉的事件,其实还体现出了车企更倾向于选择行业领先、体量大供应商的原因。

“被动”更换大灯供应商事件:早期特斯拉车型的车灯均由捷克汽车照明设备制造商Varroc Lighting Systems提供,但由于产品技术不过硬,出现了LED光源偏黄、自动开启之后光线良好也无法关闭等情况,引发了2017-2018年全球范围内大量维权,此事件之后更换成了大灯供应商海拉。

后视镜、内饰铝装饰条:宁波华翔

宁波华翔(华翔集团控股)主营业务为车身内外金属与非金属类装饰件,是世界汽配行业500强,其中车身钣金件、保险杠塑料等非金属类产品占总营收的54%左右,金属件占17%。国内业务占72%,海外业务(主要来自德国华翔子公司)占28%。

宁波华翔只给国产特斯拉提供后视镜(及相关组件)和内饰铝装饰条,并没有拿到更多供应份额。问题与前面几个传统零部件供应商一样,宁波华翔的车企客户有上海大众、奥迪、一汽大众、菲亚特、上海通用、上汽集团乘用车、华晨金杯、东风日产等,来自特斯拉的业务与营收增量不大。

而且近几年的营收增量热成型工艺的车身钣金件,主要来自长春华翔(华翔集团子公司)给深度捆绑的一汽-大众供货。关于其钣金件的质量,有一个有意思的说法:如果未来华翔集团给国产特斯拉提供钣金件,那么特斯拉车身接缝大、不均匀的顽疾,将会带来重大改变。由此可以看出华翔热成型工艺零部件的具备较高的水平。

遮阳板、头枕等内饰部件:岱美股份

岱美股份的产品分为遮阳板、头枕和扶手、车顶控制器(车内前排中央顶部),营收占比分别为57%、26%、13%,国外占比高达76%。其中给国产特斯拉提供的遮阳板,在2018年收购了德国莫茨(Mouts)的相关业务之后,全球市场份额超过了30%,北美市场的市占率更是高达78%。

这家公司2017就进入到了特斯拉全球供应链之中,国产之后继续提供遮阳板、头枕等内饰部件,业务量与营收有小幅、稳步的提升。

配套轮胎:米其林(上海工厂)

特斯拉对轮胎的抓地力有较高的要求,国内品牌在高端轮胎产品方面一直是空白。所以国产Model 3的配套轮胎跟FSD芯片选择三星西安工厂代工一样,依旧选择了特斯拉全球合作伙伴米其林轮胎的上海工厂供货。

车窗玻璃及玻璃车顶:福耀玻璃

福耀是全球汽车玻璃行业的龙头,全球市占率占20%以上,高于特斯拉原有的进口供应商AGC旭硝子(日本),以及圣戈班(法国)和皮尔金顿(英国)。同时国内的市占率达到了63%,也领先国内第二大信义玻璃(信义集团)的37%。

福耀成为特斯拉国产车窗玻璃供应商完全符合行业预期,但Model 3车型玻璃车顶也是。可见福耀玻璃的技术实力,并没有车主上保险时,进口玻璃相比国产玻璃的“高人一等”。这也是特斯拉所有传统零配件供应商中,唯一体现出产品技术实力的国产企业。

仪表盘及相关组件-鸿特精密

这家企业一说董事长是郭台铭大家就都懂了,它是富士康的母公司,主要从事各类电子设备产品的设计、研发、制造与销售业务,在台湾上市、市值仅次于台积电。

2014年鸿海精密就联手富士康体系的群创光电(全球第三大面板供应商、第一是LG、第二是三星,夏普排第六),就开始了给特斯拉供应Model S部分仪表盘显示屏及相关组件。接下来,鸿海精密还有在美国设立第十代面板工厂的计划,在先机技术进入到美国的同时,还能解决60寸以上大屏幕从亚洲运输到美国过程中的困难。

中控屏幕模组-长信科技

长信科技只有触屏显示器这一项业务,出口海外占比达72%,是一家全球化属性明显的企业。它是特斯拉的一级供应商,负责把自身产品和二级供应商的材料集成为模组。

它在2014年就与宸鸿科技一起,给特斯拉供货中控大屏,但宸鸿科技虽然在特斯拉供应商大名单中,但一直没有给国产供货的明确消息,长信科技是否会拿到更多份额尚不确定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长信科技作为二级供应商,间接用在华为、小米、OPPO等5G手机上的产品,才是它接下俩一段时间的更大增量。

其他供应商及服务商

特斯拉国产Model 3乃至接下来的Model Y车型,先期主要在中国市场销售,后期有望覆盖全亚洲市场。而在国内销售的版本,包括生产线的模具、乃至导航地图、4G网络等等,均需要改换具有本地化属性的中国企业。

以下为重点供应商及服务商详解

零配件生产线模具:天汽模(天津汽车模具)

天汽模主要做汽车生产所需的模具,除了特斯拉,客户还有通用、福特、戴姆勒克莱斯勒、大众等国际汽车集团,以及蔚来、国能、合众等造车新势力,用户庞大。但汽车模具都是低频需求,供货周期就是车企产品换代的周期,所以订单更多的是“一锤子买卖”。

特斯拉现只有Model 3,且接下来Model Y整车75%零配件通用,这种车况较少的企业对于模具的需求量较小,车款多且每年都有更新换代需求的,才是天汽模等汽车生产线模具供应商眼中的“优质客户”。

导航地图:四维图新

四维图新主要分为导航(电子地图)和综合地理信息服务两块业务。导航产品离不开数据支持,但是综合地理信息这项大数据却可以单独销售,用于国家近几年倡导的智慧农业乃至各种工程的监管方面。现阶段,两块业务的营收分别为47%和53%,未来比例差距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。

特斯拉国产选择四维图新的导航地图,在终端用户中引起了争议,因为大家用的最多或者说手机导航用户渗透率最高的是高德(阿里巴巴旗下)和百度(百度旗下),两家在2019年的渗透率分别为60.1%和58.8%。而实际上,腾讯是特斯拉的第五大股东,同时还是四维图新的第二大股东。从导航地图产品,衍生了一场国内三大科技巨头之间的博弈。

充电桩建设:许继电气和国网南瑞(国家电网子公司)

许继电气和国网南瑞(国家电网):特斯拉为什么选了国家电网旗下的两家企业合作,而没有选择特来电和星星充电。原因与更好的适应充电协议差异,带来的充电兼容性问题没有任何关系,而是国内充电布局方面“近”与“远”的两点考虑。

近期的,国家电网旗下的许继和南瑞两家主营充电桩制造和建设的公司,制造水平没问题,建设协调能力优于其他充电企业。

远期的,而国家电网布局充电站的地点一直都是最好的,不排除特斯拉有在城市拿到更多、更好位置建立超充站的可能。

写在最后

以上新能源车与燃油车共通类零配件企业的详解中,“对营收的提振效果不大”成为了贯穿始末的结论。表面上是特斯拉相比原有的多家车企客户不够大,增量相比存量的占比较小;深层里则是大环境的问题,正如前文所言,国内车市2009年开始的高速增长,让传统零配件供应商受益,如今车市遇冷(宏观经济下降),供应商也随之陷入了困境,一些车企已开始对供应商压价或是减少订单,这带来的负面影响,要比单个零件价格以及供货的单车价值量更大。

特斯拉供应商研究报告已至最后一篇,特斯拉概念股带来了供应商利好是一个热点,却也是一个行业现象。这其中并非全部都是利好,有几家欢喜、也有几家愁:伴随新能源车发展的三电产品供应商“欢喜”,与燃油车共通的传统零部件企业“愁”,国内整个电子系统核心芯片行业更是被拉开了很远。

特斯拉供应链乃至更多的国产供应商未来何去何从、将会带来哪些改变?我们接下来将继续推出相关的研究报告,敬请持续关注搜狐汽车·黑客。

广告位